中国经络催眠网 - 心的改变从此开始!

中国经络催眠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内动态 >

“催眠术”谋变“催眠学”

时间:2014-06-29 15: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毋庸置疑,现在催眠的发展同样不容乐观。巨大的催眠需求市场随着心理疾患的有增无减而呈现阶梯状发展,中国大陆这个庞大的催眠市场,成为一杯充满诱惑的琼浆,港台以及海外人士也垂涎争羹。培训市场之乱,催眠手段之众,催眠师欺骗患者案例之涌现,使得催眠犹
 
“催眠就是一种‘术’,不是这样吗?”2012年8月3日,山西大学商务学院内,一位来自广东的女士质问国家经络催眠培训基地的杨春静老师。
 
这样咄咄逼人的腔调杨春静不止一次听过。催眠,在中国古代祝由术中频现身影,在国外曾被视为巫术,它,自诞生之初就备受质疑。
 
研究催眠近30年的复旦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孙时进说:“催眠是一种科学,我们就是要将‘术’转化为‘学’,让它成为正面能量,服务更多人。”
 
催眠,是最震撼的心灵改造之旅,还是蛊惑人心的江湖骗术?越来越大的培训市场乱花渐欲迷人眼!
 
网上有一段关于太原某中学教师催眠学生的视频,这段视频是大众所熟知的“搭桥”。该校学生告诉记者,这位教师还曾催眠同学记忆单词,该同学解除催眠指令后,能很熟练地背出新学单词。这位教师因此被学生们称之为“神人”。
 
7月30日到8月3日,中国首届催眠师大会在没有邀请任何媒体参与的情况下,在太原寂然召开。大会透露了一个数字——全国催眠从业人员达到几万之多,如果加上自学者,估计10万之众。由此,学生们眼中的“神人”可能会越来越多地进入我们的生活视野。无须说,这支队伍中有专职的催眠师,也有业余爱好者,同时也很难排除心怀叵测者。
 
这个群体日益壮大,身份却很尴尬。无论在国外还是催眠盛行的港台等地,催眠都不知不觉地沦为“术”的范畴,尽管很多催眠师都在强调普及“催眠学”,实际上,缺乏政府认同的催眠行业,暂时只能呈现光怪陆离的异象。
 
近一年间,仅仅在太原这片不太肥沃的催眠市场上,就有各种名目的大小催眠培训20余次。而纵观全国,各种催眠培训更是风生水起,有大自然催眠、气合催眠、美国NGH、吉里根催眠……
 
很多省、市心理协会培训所颁发的是自印的催眠资格证,也有培训机构自称颁发的是国际卫生组织WHO旗下世界医学最高认证中心的证书,还有美国催眠治疗师学会AAH证书、美国催眠动机学院AHMI证书、台湾或者香港某学院证书……各种证书乱花迷人眼,但没有脱离开一个“本质”——申办证件都要交几百元、上千元不等的费用。
 
参加催眠师大会的一位催眠专家透露,学费昂贵的心灵创富培训、盗梦空间培训、家排培训、时间线培训、身心灵培训等等,均出自催眠术的演变分支。其中一些培训之荒诞之大尺度之病态,可谓泥沙俱下,乱象丛生。
 
从21世纪初期,台湾许多心理机构、犯罪侦防部门就开展各种催眠术学习班,可以说是中国催眠业的先行者。台湾催眠泰斗黄大一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台湾催眠问题沉疴依旧,一些催眠师沦为贩卖证书的经济受益者,而少有人真正去研究催眠的科学性。黄大一不止一次奔走呼吁改变催眠风气。
 
正是基于催眠这种复杂的现状,很多人对催眠抱有偏见。8月3日上午,一位初次听催眠课的太原人,听到兴起,走出会议室拨通家人电话:“爸爸,你过来治疗一下你的失眠吧。”当父亲了解到儿子参加的是催眠会议上的培训课程,随即大怒。儿子沮丧地挂断电话,对周围注视的众人解释,“我爸离休在家,不懂,以为这是骗人的。”
 
这样的场景在将近5天的会议中,不时出现。很多与会者听课者邀请亲戚前来治疗心理疾患,或者邀请朋友前来了解催眠,大多被拒绝并被警示:不要轻易和催眠对话。“这毕竟是一种‘术’,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审视,有备无患。”一位男教师扶了扶眼镜如是说。
 
催眠,当真如此神奇?被催眠者怎么就会像海绵一样,充分汲取催眠师的指令?其实,失效的例子也非一二,拥有知识,才能慧眼明辨!
 
“我是来自晋南的一位司法工作者,叫张涛(化名)。”当这位说话干净利落的小伙子站起来,大家给予了一阵掌声。这是山西的经络催眠大师胡宝伟会后课堂上的一幕。
 
正如胡宝伟当初作为一名监狱民警接触犯罪心理学,接触弗洛伊德之后,才认识催眠这门学科一样,很多前来参会的司法工作者,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认识过程。
 
催眠师会议阵容让人咂舌,其中有公务员、中学教师、医院科室负责人、军医、大学教授、教育局职工……他们都谈到自己所了解的催眠。二战时,纳粹将一位战俘蒙眼,告知将其割腕,随着自来水声滴进器皿的“嗒嗒”声,战俘气绝而终。美国百货公司催眠人体,使其保持24小时独特造型,充当橱窗模特……但是,催眠当真如此神奇?
 
记者曾目睹一位催眠师在“搭桥”演示过程中,被催眠者当即阻止“上桥者”,并翻身起来,催眠失效!当时催眠师分析可能由于周围太喧嚣,影响了催眠效果。而中国首届催眠师大会的与会者在交流自己成功案例的同时,也在披露自己所经历的失败事例。复旦大学孙时进教授认为,“谁都能编造出很多成功案例,但不成功的案例却鲜有人说。从研究的角度看,更应该知道哪些症状没有效果,为何无效,而不该单纯从商业角度夸大催眠效果。像在这种正规的行业会议上,大家找问题,探讨失败案例,更有利于催眠的良性发展。”
 
1987年,孙时进教授读实验临床心理学博士时接触到了催眠,至此开始研究这门学科。如今,他在催眠界有着举足轻重的权威地位。来参加这次会议,他在前期做了很多调查工作,“催眠是个敏感事物,目前还停留在‘术’的层面,没有提升到‘学’的范畴。大家很重视利用催眠的正作用,对其副作用却都没有充分认识。”“有叶茂,却没有根深。”孙时进教授解释催眠在中国应用很广泛,但研究薄弱,思考薄弱。
 
很多催眠师在担心个别邪恶的催眠师会导致行业被禁。2012年5月,自称是广州华科教育咨询服务公司的黄波以指导女学生“职场培训”的名义,对学生进行催眠后加以性侵,已知有十多名女大学生受害。几年前,广东一名心理治疗中心的催眠师,利用催眠骗人钱财,数额从1000元到4万元不等。
 
对于催眠行骗,孙教授认为:“因为存在催眠诈骗,才更要去了解催眠。自己拥有催眠知识,才能看破识破防止被骗。催眠在发展中同样不可避免存在很多问题,学者要正视听,要疏导,不要堵;政府也应正视市场需求和催眠的科学意义,不要简单打击,那样真可能把阵地让给了江湖术士。”
 
催眠,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政府无需紧张但需规范,一定不要将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
 
电脑屏幕上不断变幻演示着人体脑部构造图和神经图,“视觉神经接受电子数据信号,到了视网膜,就是我们看到的东西,但暗示一再出现,视觉神经接受了听觉神经传导的一些信号,就会出现一些幻觉。”黄大一授课中,提到“前世”(也就是催眠学中的“年龄回溯”)只是一种治疗的方法,而不能过于神化这种现象。
 
黄大一一直执著奔走于北京、上海等地,企图把催眠科学应用到更多领域。他曾将催眠应用到公安机关的司法办案中,找到很多破案线索。“这么一个好的学科,却由于种种原因,在台湾处于无序状态,也就给了一些人唯利是图的机会。他们搞培训,给别人做前世今生,贩卖文凭……这说明台湾催眠已经走了弯路,希望大陆不要重复台湾的老路。”“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港台地区,没有政府部门进行监管规范,全凭行内自律,这是催眠的尴尬。”孙时进无奈地表示。“中国显然是一个大市场,催眠群体以及被催眠影响的群体会越来越大,大家都在盯着这个市场。这样的状况会促使政府也必须认识催眠,及时规范引导。”孙时进强调了一句,“但不要将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
 
四川绵阳市良友咨询顾问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王在泽,特地赶到太原聆听黄大一的课程。“催眠市场需要先放开,发展到一定规模,对社会可以造成一定影响,政府再出台有关法规,正所谓先发展再规范。”“催眠的危险性在于对患者进行催眠后没有及时解除催眠指令。这样的话,可能会有不可预测的危险。美国催眠大师TomSilver一直在推广催眠安全认证,参加这次会议后,我发现,真正的大师都是以科学严谨的态度来对待催眠的。”王在泽说。
 
催眠师是一个要求德才兼备的职业,孙时进教授说:“催眠最大的问题是错误认知。比如说,有的孩子本身在音乐上非常有天赋,他就不喜欢学习数理,你通过催眠让他学数理,显然是错误的。不要盲目地改造孩子,扭曲他们的天性,要符合人本原理,尊重孩子。”
 
催眠,为何心理咨询不能取代?每个人都有心理屏障,催眠突破防线,将负面的东西转化为正面。打造平台,协力将“术”转为“学”!
 
马维祥被称为“中华经络催眠之父”,曾出版多本催眠理论学术书籍。这次由国家职业技能经络催眠师认证项目推广中心组织的首届催眠师大会,他的赴并就显得意义非凡,标示着经络催眠在中国催眠界矫健前行。
 
1954年,马维祥任苏州市广济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在临床中,他看到很多药物不能解决的实例,比如有一位华侨,她说自己是男人,经常胡言乱语。经催眠分析才明白,其父母为缅甸矿业巨富,她出生后被神婆断定与父母相克,自幼生活在尼姑庵中。成年后才第一次见到男人,这种刺激引发了幼年的伤痛,潜意识中就认为自己是男人。当看到催眠能将这样的病症彻底治愈,马维祥对催眠“肃然起敬”。之后五十多年,致力于催眠实践结合理论的摸索,催眠治疗经验颇丰。
 
为何心理咨询不能取代催眠呢?马维祥解释,“每个人面对他人时,都会自动开启防御机制,本能地掩饰自己的内心世界,面对心理咨询师,他说的不完全是真正的心理症结,这也就导致了不能深入到心理疾患的核心问题。而催眠就可以诱导出他潜意识中负面的问题,然后进行相应引导,将负面的东西转化为正面。”马维祥也注意到网络上夸大催眠、催眠行骗现象很多,“当然,任何科学的发展都可能出现鱼龙混杂的局面,这是发展过程中必然经历的。这次催眠大会提供平台让各个流派融汇交流,让更多人了解催眠,对推动催眠正规化发展非常有好处。”
 
“催眠术”是运用暗示等手段让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并能够产生神奇效应的一种法术。进入21世纪的今天,累积了一个世纪的心理学研究,催眠的新高度与新深度,都是传统催眠所不曾有的。“通过催眠来化解压力,通过催眠来提高睡眠质量,通过催眠来开发潜能,通过催眠来加强记忆与学习效果,通过催眠来调适情绪,通过催眠来塑造更好的行为模式,通过催眠拥有健康的身心状态,通过催眠来寻找灵感汲取创意,通过催眠来领悟真理,通过催眠来提升灵性的认知,通过催眠来助人助己。”马维祥希望将“催眠术”升级为“催眠学”。
 
既然是一门严肃的学科,必然涉及催眠师“准入”机制。与会专家认为,门槛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政府要规定个标准,最好学过心理咨询,文化程度较高,没有犯罪前科。“要有举报制度,举报欺诈性催眠可以获得奖励,催眠师将被公示并取消催眠师资格。”
 
“成立全国性的催眠协会,正规专家定期主持协会会议,定期讨论行业发展规范的具体方法,让更多的人了解催眠,培养专业的催眠师,以求催眠的良性发展。”这成为参加全国首届催眠大会众人的共识。会后,负责丛书编撰的编委会打印出一份《行业自律讨论稿》,交与参会者查阅。
 
21世纪的催眠,是身心灵全方位平衡发展的催眠。21世纪的催眠,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运用的催眠。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